昨天San Jose的天氣很棒,於是想要錄一首歌,本來是要從戶外的景色錄進來室內,後來發現歌很短,只要錄室內或室外就可以,後來還是選擇了錄室內,白白浪費了一天好天氣。今天是陰天,錄起來沒有那麼美,就得再等等了。


我錄的就是我這兩個星期工作的書桌,還有我做的事-寫書法、買東西、寫部落格、照相、錄影、跳元極舞。影片最後的書法是Feng之前寫的,那是我在Austin的美國朋友Burleigh去年暑假就要了的,詩也是他指定要的漢代樂府詩上邪(念作一ㄝˊ)。詩的內容是:我欲與君相知,長命無絕衰,山無陵,江水為竭,冬雷震震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與君絕。她寫得太快了一些,少了兩句,得重寫。Burleigh也很挑剔,說這行書太草了一點,要比較楷書一點。這美國人,會的事真多,頭腦可清楚了。


 


情難枕
作詞:李子恆 作曲:李子恆

如果一切靠緣份 何必痴心愛著一個人
最怕藕斷絲連難捨難分 多少黎明又黃昏
就算是不再流傷心淚 還有魂縈夢牽的深夜
那些欲走還留一往情深 都已無從悔恨

早知道愛會這樣傷人 情會如此難枕 當初何必太認真
早明白夢裡不能長久 相思不如回頭 如今何必怨離分
除非是當作遊戲一場 紅塵任他淒涼 誰能斷了這情份
除非把真心放在一旁 今生隨緣聚散 無怨無悔有幾人


 


全站熱搜

Big 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