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束了牛鬥的行程,就往回開,經過三星,要找路去大同鄉的寒溪看吊橋。因為回到梅花路再去的話算是繞路,所以我在地圖上找了大隱產業道路,往北稱作南北三路。根據上次到礁溪的經驗,我發現在鄉村最困難的是找不到路標,而是即使我在地圖上找到該走什麼路,也不表示我實際到路上找得到那條路!

 

走台7丙往羅東方向,經過南北二路時,我想快到了,到了下一條路卻沒看到路標,又走了一小段,變成了南北四路,就趕緊回頭,轉進錯過的那條小路。因為我不太確定,阿芬怕我走錯,鄉間的路都一樣,那可繞不出去,而且天色越來越暗,想要趕去看吊橋,不能再耽誤。我們在一戶民宅前停下來問路,那是一個老婆婆。阿芬說,要問什麼?我說要去找大進路。老婆婆似乎聽不懂國語,改用台語,阿芬卻嫌我發音不標準,我懷疑老婆婆也不知道路名吧。結果我就問說,直走是不是有橋?阿芬覺得我很好笑,到處都有橋,哪有人這樣問的!也罷,我們直走,就來到了一個圓環,右轉就是大進路了,我的判斷還不差嘛!

 

走了一小段路,就看到了愛麗絲介紹過的劉記花生,原來是在這條路上啊!繼續走進去,就到了寒溪村,看到了吊橋,我們把車停好,趕緊跑去走吊橋,這時雨還一直下,只靠阿芬的一把折傘稍微撐一下。


這時大約六點了吧,再加上下雨,拍照效果不好。橋台和橋墩都畫有泰雅族特有的圖騰,旁邊架著鷹架,好像在重新油漆。


 



阿貴像個小孩,興奮的一直跑啊跳啊;阿芬則說:這一點都不像吊橋。下面鋪著鐵板,很牢固的。河床幾乎乾了,橋底下有一條小路,只見有人騎車經過。


 



到了吊橋的另一頭,看見寒碧園的招牌,阿芬說,既然來了就去看吧,不差那200公尺。我們到的時候女主人正好出來,她說週三下午沒有營業,他們今天只是來整理一些東西。我就在外面拍了一張照,這裡的特色就是這房子是石頭屋。我看外面有金棗園,可惜太晚,不拍照了。





我們快速的走回停車的地方,阿芬笑說我們在行軍,把晚上要去運動的部份拿到走吊橋上了。回到橋頭,赫然發現這漂亮的門口,我想起愛麗絲的照片也有這張。阿芬正在疑惑是不是民宿時,有個男人出來說:我們是原住民。和他哈啦兩句,他還說:進來坐坐啦!真是熱情直爽的原住民。我們在那裡研究那竹筒接水的裝置和楓葉,呵呵,楓葉是塑膠做的喔,不過它的枝幹應該是真的木頭。


 



很有趣的木筒接水裝置吧!後面有用水管接水到竹筒裡,再接上高低、長短不同的竹筒接水。這裡一直下雨,感覺不缺水吧。




可惜時間太晚,再逛也看不見東西了,所以就結束了今天的旅遊行程。在回羅東的路上,到劉記花生看看。


 




試吃了一些產品後,我買了一盒綜合堅果糖。右邊的梨子是在珍味香前買的,是中橫福壽山農場來的。


 



綜合堅果糖裡有六種-花生糖、花生酥、南瓜籽酥、杏仁酥、芝麻酥、腰果酥,香酥誘人。今天大家除了欣賞風景,各有不少斬獲,也算對促進經濟發展有所貢獻。

 

 

晚餐時間到了,再去羅東夜市吧!

全站熱搜

Big 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