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r. Diane Schallert 從德州奧斯汀受邀到台南演講,上星期六晚上到了,主辦單位安排老師玩了好多地方,一個星期內共去了花蓮、台東、高雄、台中、日月潭,雖然長途奔波加上時差,老師卻總是精神奕奕,精力旺盛,實在很驚人。前兩天終於來到台北,在眾多她指導的博士生裡,我是唯一一個只是修過她的課的碩士生,在Patty的邀請下,我有幸和這一些德大校友一起招待老師,他們現在都在大學裡教書囉。


老師是位風趣直爽的人,學生眾多,我也不寄望她會記得我,不過非常巧合,我們是同一天生日,老師說,自從911之後,我們的生日就毀了,因為正好是911的後一天。我在美國的第一次生日,也就是911發生的隔一天,那時自己的狀況不好,所以對911沒有太大感覺,那天倒是去了馬來西亞朋友家做蛋糕。


我最記得老師以前就會鼓勵學生:"Don't freak out."她還貼了一張在她的門上,她說因為她現在換了辦公室,為了不影響別的同事,那一張紙現在是貼在辦公室裡。


老師坐高鐵從台南上來,在星期五上午11點到,由戴老師、陳老師、Patty和嘉倩到車站去接她,中午我就和她們在甜橘餐廳會面。用餐過後,我們一起到故宮參觀,天哪,故宮裡人真多,我們看到了翠玉白菜和肉形石,老師想看的古書畫倒是很少,真可惜!離開前還去了至善園逛逛,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進至善園,裡面的庭臺樓閣還蠻漂亮的,池子裡有許多色彩鮮豔的錦鯉魚,大得很驚人,我說是enormous。



甜橘餐廳


 




故宮外留影


 


晚餐訂在六點到忠孝東路的鼎泰豐,楊老師、朱老師、現在在寫論文的一帆、和在新竹的文宏直接到餐廳和我們會合,詹老師夫婦後來也加入我們,據說詹老師是文宏大學時的老師。文宏送老師花木蘭的布袋戲偶,老師很喜歡,文宏還當場即興了一段,吸引了旁邊顧客的眼光。我是第一次到鼎泰豐,他們的服務不錯。我們把外套脫了放在椅背上,他們就在椅背上套了一個套子,以防弄髒外套;我們手上拿了皮包沒地方放,她也給我們一個摺疊架放進去,上面也是蓋上一層布。大約八點,大夥兒就帶老師坐捷運去101,老師要求坐捷運,她可興奮了。我看天氣不好,所以沒跟。沒想到她們一夥人到了後,看天氣還可以,幸運的趕上最後一批買票,就這麼上去,看到了美美的夜景。晚上老師就住在嘉倩家裡,老師起得早,所以我們約好星期六要八點出門。



鼎泰豐用晚餐,老師唱起"The Eyes of Texas",算是德大的校歌,全場也只有我會跟,但是我記不得歌詞了。





大家一起來做Longhorn手勢!


 


星期六早上八點我就開車去接老師、嘉倩和Patty,嘉倩的女兒Christine也跟來了。雖然在下雨,但還看得見山上,所以我們先上陽明山,在文大旁眺望台北市,再到竹子湖海芋(calla),雖然不是開花的旺季,但還是有些花。那時風很大、很涼,但是沒有什麼遊客,所以很好停車,真是跌破眼鏡,後來太陽還出來了,我們直說老師是幸運星。我們吃了地瓜湯,老師說很特別,我們一直跟她說很容易煮,搞不好她回去會自己煮煮看。我還找到地瓜葉給她看,心想中午吃飯一定要叫盤地瓜葉給她吃。她把葉子帶在身邊,回高雄前才在車站丟掉。


接著我們又去小油坑,硫磺味很重,但老師並沒有因此退縮,一直走到裡面有告示牌的地方,還說告示牌用suggested這個字太客氣了,應該就用prohivited。老師很驚訝陽明山曾是個火山,直問上一次噴發是什麼時候?後來我們在解說站問到,是35萬年前。


今天還學了三個字,分別是 egret, tarmac, and hollybush。老師在竹子湖看到白色的鳥以為是海鷗,因為她覺得海鷗像老鼠一樣到處都有,我們說那不是海鷗,還好嘉倩想起 egret這個字,我也多學了一個字。第二個是老師談到師丈常常出差,最討厭飛機離開停機坪後還要等待起飛,因為那個時候機艙內最常有意外發生,老師提到 tarmac這個字,我們沒聽過,還請她拼出來,意思就是飛機等待起飛的區域。第三個是Patty說到自許為耐旱的仙人掌,老師提醒說仙人掌的唯一缺點是根很淺,所以她建議用hollybush,是一種葉子長得像聖誕葉、但是有刺的灌木叢,它的根也很廣。



Christine說好臭,大家故意都裝做很臭的樣子。


 


下山後,本來要去洗溫泉,可是因為只有老師和我要泡,所以老師就說算了,下次來臺灣待久一點再去,對一個外國人來說,願意去泡公共池是很難得的。在業者同意之下,我們帶老師進去看了一眼,後來就離開了。中午去梅村吃老師喜歡的日本料理,因為是無限點菜,我們點了好多好吃的菜,吃得好飽。



梅村的日本料理。老師脖子上的項鍊是我送的,也是我自己做的。


 


下午一點多就帶老師到台大逛一逛,由嘉倩帶路,在門口老師看到University of Taiwan,她說,那也是UT(UT 是德大 University of Texas 的簡稱),真有趣,我們幾個從來都沒有想過。當天正好碰上園遊會,老師買了布袋戲的紙娃娃,抽到兩副撲克牌,一副給了Christine。離開台大,我們就送老師到台北車站搭高鐵回高雄(她的飛機是今天從高雄出發),我們經過中正紀念堂,讓老師下車在門口照個相,又經過景福門和總統府,讓老師在車上看了一下。


當我們看到總統府前加入聯合國的標語,我們又討論起 UN for Taiwan的正確性,老師說是能理解,但是用法怪怪的,應該用Taiwan for UN,或是Taiwan in UN更合適,不知道這個句子到底是誰發明出來的。


因為大家都送老師東西,在車站,老師重新整理行李,她還說,她預期Posen也會送她東西。後來住在新竹的Posen夫婦終於出現,在老師離開前見到最後一面,他果然送了老師一本他寫的書。Posen說他出過好幾本書,老師說她一本也沒出過,呵呵,真有趣。三點四十五分,就由Posen幫老師拿行李,陪老師上車。大夥兒很久沒見面,站著聊了一會兒,我們也都累了,所以就各自回家休息。


老師結束了臺灣一個星期的旋風行程,我們則是結束了接待老師的兩天行程,我的最大收穫,就是能和老師共處兩天,又看到許多在德大拿到博士學位的現任大學老師,大部分都是在我去之前就回來了,所以以前沒機會認識,沒想到因為老師蒞臨,讓我有機會見見他們,要謝謝Patty和嘉倩給我這個機會。



Posen夫婦從新竹趕來

全站熱搜

Big 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