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人的畢業經驗,大約就是三到六次,做我們這一行的,每年都看得到一次。學生一屆一屆的畢業,記憶也越堆積越多。隨著孩子成長、離開,我知道他們並不屬於我的,所以我也不期待孩子會回來看我,但平凡枯燥的生活,偶爾總會有點驚喜。

 

前天晚上,我的電子郵件信箱裡收到一封信,因為是我沒看過的寄件者,主旨寫著:From your ex-student. Don't delete without reading... 本來想把它給刪掉,後來還是打開來看了,天哪,沒想到是我失聯十三年的學生!網路真是太神奇了。

 

她先告訴我她的名字,又附加說明了一下她是在1994年到1995年間在我班上的四年級學生,那一年之後,她就隨家人移民到巴西,沒有回台過。她說她哥哥最近找到學校網站,看到以前老師的名字,於是她也上網看看,看到我的班級網頁,依照我留在上面的電子郵件地址,就想要試著寄封信給我。

 

我隨即回了信給她,她是我第二屆的學生,我還記得她那時候的樣子,高高瘦瘦的,功課不錯,是個轉學生,說起來只被我教了一年。她竟然還能一一細數小四時的往事,有些事我都不太記得了。女大十八變,若是她現在站在我面前,我恐怕認不出來了。

 

這兩天我們就這樣很興奮的寫了幾封信,問問近況,我對巴西一點都沒有概念,只知道他們是南美洲唯一說說葡萄牙語的國家,這下子可得好好學習一下他們的地理環境,至於葡語,我看是不可能了吧。我還問前幾天離婚要種樹的新聞,她說是真的,目前還需要通過審查。難道,那是一個前兆?

 

今天我們直接在線上聊天,沒想到她都還記得那時候的同學,一直拼命問我記不記得,有沒有聯絡方法。我說同學們我都記得,但是我也沒有和他們聯絡,偏偏我的資料裡他們那一班的不見了,我也沒辦法找以前的資料。

 

十三年了,她現在在巴西念大四,巴西的學年是從年頭到年尾,和我們的不同,所以她再半年才要畢業,明年打算回台灣玩一趟。

 

我真是忍不住要說:傑克,這真是太神奇了!

全站熱搜

Big 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