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星期日,Feng開車帶我到Napa Valley走走。

Napa Valley是美國有名的葡萄酒產區,我以前就有聽說,不過一直沒有機會去走走,雖然我也不太喝酒,不過去看看那裡的風情也不錯。前一天晚上我們先在網路地圖查好路線,寫下來,要注意的是,沒有叫做Napa Valley的地方,查地圖只查Napa才查得到。早上我們準備了一些零食和水,拿著走法指示,先到超市預支點現金以備品酒時需要用,再去加滿油,就上路了,那時都快要11點了。

我們順著指示,在680之後又換了三條公路,最後才到CA29上,沿著這條路往北,就是Napa Valley,也就是有名的葡萄酒產區了。進入了這個區域,路的兩旁都是葡萄,原本光禿禿又枯黃的山,漸漸有了些綠樹點綴,越北邊,山丘就越綠,或許是越北邊水/降雨量越多吧。

12點半左右,我們先到一家叫Robert Mondavi的,從公路上轉進來,就可以看到St. Francis的雕像和噴水池,花圃裡還種了許多玫瑰花,感覺蠻氣派的。停車場的四週都是葡萄園,這裡的葡萄被修剪得矮矮的,一排排站得直直的,一串串的綠色小葡萄都結實纍纍的掛在葡萄樹上,不知道是還沒成熟,還是這些品種都長這麼小?我們在裡面轉一轉、看一看,照了些照片,才發現我的相機有問題,還好Feng也帶了她的,可以幫我拍。我沒有想要品酒,肚子又餓了,就離開那裡,去找吃的。

出來後往北一點點,在路邊看到一家餐廳Rutherford,緊鄰著一家叫Beaulieu的酒廠。我們點了一個chicken sandwich 和Sashimi Tuna salad,打算一起分著吃。餐上得蠻快的,chicken sandwich很普通,就是一般美國的chicken sandwich,還蠻大的,旁邊還有一些馬鈴薯泥;生魚片鮪魚莎拉則蠻精緻的,和我們想的不一樣。他把幾塊鮪魚排成一排,鮪魚是兩邊煎過,剩下中間部分是生的;另外有蔬菜莎拉,以根莖蔬菜和果實為主,像是紅蘿蔔、小黃瓜、荸薺、小蕃茄等,再加上酪梨(avocado)和芒果,都是切成塊狀,扮上東方味道的醬料,味道還不錯。

吃飽後開始想睡覺,我們就先到隔壁的酒廠招待室,服務生給了我們兩杯紅酒,Feng要開車不喝,所以兩杯都給我。喝完我更想睡了,我們兩個坐在靠牆的椅子上,Feng在看桌上的免費Wine Country週刊,我就瞇了一下,瞌睡蟲來襲真是無法擋。

等我稍微有精神了,我們就往下個目的地出發,今天到目前為止都沒有花錢品酒,Feng覺得很有缺憾,很想要我品酒,才不會覺得白來,可是其實我對喝酒沒有興趣,而且還要花錢品酒,實在不想。我上次去賓州的North East找冰酒,店家都是免費請喝一點,不過,或許是因為這裡有太多家,又已經發展成觀光區,所以品酒要付費。

下一家我們來到有很多人的V. Sattui,Feng說因為這裡可以讓人在庭園裡野餐,所以有很多人來。後來我們進去它的商店,真是像菜市場一樣熱鬧,後來我才發現它品酒也比較便宜,難怪這麼多人,在Feng的鼓勵之下,我不自量力的選了花五元品六種酒。六種酒裡有白酒、有紅酒,有些不甜、有些比較甜,酒精濃度大概都只有十幾,而酒的名字不同是因為製造的葡萄種類不同,這大概是我今天唯一學到的一件事。我喜歡喝甜一點的,我也知道我喝酒後臉會變紅,當喝到第五杯的時候,臉就開始紅了起來,我請Feng幫我照相留念。她自己則是買了兩張明信片,當場寫給自己和老公,我在她的那張上面還寫了問候的話。有趣的是,她身上帶著郵票,我們在回家的路上就把它寄了。

品酒完畢,我們決定去上廁所就要離開,沒想到我在廁所外排著隊,就覺得想吐,後來商請前面的兩個人先讓我進去,我沒吐,倒是上了廁所。出來後坐在走廊上休息,我還是覺得有點怪怪的,過了一會兒,我又想吐了,這回到廁所去的人已經少很多,輪到我時,我一進去就吐了,中午吃的連同剛剛的酒,大概都給吐出來了,想起來實在是很丟臉,不過吐完就沒事了。

離開了那裡,Feng說要去上次她來買酒的那一家Louis‧M‧Martini買瓶酒,才不會空手而回。Louis‧M‧Martini就在隔壁兩家而已,我們才上路,就又轉進這家店,這裡地方不大,人也很少。我們進去,Feng詢問了一下,試了一點,就買了和上次相同的一瓶。我也喝了一口,甜甜的,還不錯。

出來後將近五點,Feng說這些店五點就關門了,所以我們就準備打道回府。回家的路上,因為景色和來的時候看到的不同,Feng一直覺得走錯路。我一直看著路邊的公路編號,我知道沒走錯。要離開Napa之前,因為這裡的汽油比較便宜,我們又把油箱加滿才上路。

我們事先準備的走法並沒有回去的路,所以我就把原來的走法拿出來看,要接的公路沒有變,只是方向相反。因為近視不深但有點糊塗的Feng沒戴眼鏡出來,所以在行車中,我還得注意找路。剛開始都沒問題,但是在I80要接780的時候,我們兩個都太慢看到出口,Feng來不及出去,等我們到下個出口想再轉回來時,卻沒有回來的匝道了,只好向前開。我看公路上寫著可以到San Francisco和Oakland,而且我們往南開的方向也沒錯,所以我不擔心。不過從Feng的口氣,我知道她有點擔心,畢竟她比較少到處亂跑,方向感也不太好。我後來提了一個不太好的點子,就是打電話向朋友求救,她打了好幾個都沒人接,最後一個接到的朋友又花了很久時間才找到我們的可能位置,嚇得Feng更擔心了。還好最後那個朋友說,就在I80上往南開,就會有一段是580,有一段是880。880可以通到Feng家附近,所以聽到880就安心了。

我們照著她說的繼續開,果然不用進舊金山,就往奧克蘭接到了880,一路開回家。這時,我在車上又不敵瞌睡蟲,打了一會兒瞌睡,真是對不起辛苦開車的Feng。到了住家附近約七點半,我們先去Costco拿照片,不過Costco已經關門了,只好去超市買點菜回家。

晚餐是蕃茄蛋麵和燙芥蘭,我帶來的乾木耳和香菇都好吃,尤其是木耳很脆,我以前都沒試過,不知道迪化街的木耳這麼好吃,回去以後可以再買。在我們兩個合作無間之下,九點以前就吃到了好吃的晚餐。累了嗎?還沒呢,好玩的才正要開始!

全站熱搜

Big 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