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教育部的研討會結束後,晚上就和外賓們到忠孝東路頂好商圈附近的欣葉吃飯,菜很豐富,他們吃了幾天下來,已經知道每餐菜都很多,每道菜只能嚐一點,不然到後面就吃不下了。每道菜上來,我們就要開始解釋是什麼東西,要怎麼吃,有些東西我自己都沒吃過,得先吃了,和校長及Claire討論才知道是什麼。大概是太累加上太興奮,我沒想到要做紀錄,一方面也不好意思在這麼多人面前拍照食物,所以完全沒有美食的照片,真是對不起大家。我們的外賓Suzanne倒是有拿相機拍螃蟹,還不知道要怎麼吃,最後我們請一位台灣校長做示範。Ted吃一道生菜包炸魚片只吃了炸魚片,我們後來才發現下面有生菜,應該要包著吃,後面的菜他怕吃錯了,也說要先看我們吃。雖然剩很多我們有打包,但我還是覺得好浪費,那可是大家繳稅來的血汗錢。

 


吃飯時讓人最開心的,就是聊天。聽Suzanne說,有些招募過去的老師才去半年就想家,有的不適應冬天寒冷的天氣,有的怕出國太久台灣的工作不會繼續保留,所以每年都必須再來招新老師。每年換新老師對學生不好,每年訓練新老師也不符成本效應,我真不懂,他們怎麼還沒想出對策?像我住過美國應該會有比較少的適應問題,我又有教學經驗,我想去,他們卻不要,真不知道他們想要什麼樣的人?  不過聽到那裡很冷,冬天開車會打滑轉圈,台灣的工作也不能長期保留,我也不太想去了,因為已有15年的年資,或許等到退休再說吧。

 

Ted坐我旁邊,我就和他聊天,知道他是在加拿大的London出生,後來才搬到密西根州。我問他是不是第一次來台灣,他說不是。我問上次是什麼時候來的,他說是二十年前剛大學畢業時來臺灣的,感覺差別很大,我算一算,他應該和我差不多年紀。我忽然聽到他叫我girl,我就故意說,我不是girl,我都快四十歲了。他一直說他不相信,要看我的身份證,我還問他看得懂嗎,他說他看得懂。他看完後就跟他的同伴說,同桌的外賓聽到後也都說不相信,他們以為我和Claire差不多,其實我比她大了將近一輪呢,哈哈,我真的看起來這麼小嗎?結果Ted才大我一歲,他也算是個年輕的高中校長啊!

 

Ted在席間說了中文,我們很驚訝,以為他有在學,沒想到是這幾天學的,他說每個人都要教他一個字,結果我教他"好辣",Claire教他"好吃"。隔壁桌的Mario隔空喊話說,他剛剛學了"打包",不知是誰解釋"打"是beat的意思,他們一直在笑。天啊,學中文不能把字分開學,要整個詞一起學啦,如果一個字一個字學,那"打"電腦要怎麼解釋啊?!Ted說中文很難,我和Claire馬上說,英文也很難啊,俚語裡面有很多字和原來的意思也差很多,Claire馬上舉出他們才說過在冰上開車打滑轉圈叫做donut,沒學過的人哪能會意和甜甜圈有什麼關係啊?Ted說我們兩個好聰明,呵呵,聽了很開心,我馬上就接口,謝過他的讚美。

 

他們本來要去逛士林夜市,後來聽說去那邊都是小吃,沒什麼紀念品可買,而且一整天滿檔的行程被操下來應該很累了,所以還是回遠企休息。天下無不散的筵席,送君千里,終須一別,這初次見面,沒有很多時間建立友誼,能不能發芽生根,就看有沒有緣份了。至於接待外賓的工作,因為校長今年即將調校,除非未來的校長也很積極投入英語教學的發展工作,否則以後可能沒什麼機會了。

全站熱搜

Big 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